位於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館的公共展覽區,擺放著這裡的鎮館之寶———國家一級古籍南宋淳熙刻本《草堂先生杜工部詩集》(二十卷殘存六捲)(簡稱“《詩集》”)。昨日,成都商報記者來到杜甫草堂博物館,聽這裡的工作人員講述這套寸紙寸金被稱為“海內孤本”的《詩集》的前世今生。
  杜甫草堂博物館陳列研究部李主任告訴記者,我國雕版印刷興盛於宋代,但宋刻本傳至今日者,為數極少,“紙張本來就不易保存,而宋本書在清朝就可說是‘寸紙寸金’、‘一頁千金’的稀世瑰寶。”李主任告訴記者,就全國乃至世界範圍的博物館、圖書館等公私收藏者來說,能夠珍藏有宋版書的目前都已為數不多。
  這部珍貴的宋版書是如何來到杜甫草堂博物館的呢?李主任提到了李一氓先生,作為四川彭縣人的他曾任國務院古籍整理出版組組長等職,同時,他諳熟版本目錄學,收藏有大量珍稀古籍版本。李主任告訴記者,成都的杜甫草堂是李一氓中學時期星期天游玩的去處,每學期可能去兩三次,成都杜甫草堂建館後,雙方關係也很好,草堂曾托李一氓代為收購有關杜甫詩集的古籍版本。
  1964年夏,李一氓“忽見此本於北京中國書店,急代收之”。得到此書後,他極為欣喜,曾說:“草堂先生應重歸草堂,以得其所。”李一氓收得此書後,對其版本、版式、體例、殘存捲頁、刊刻年代以及搜集經過等情況都進行了詳細的考證著錄,並將此書遍示知名學者,故此書現在的捲首還存有他們的題詞。李一氓對此回憶,“在國內工作時期,利用常跑琉璃廠之便,我只需向舊書店打個招呼,除了我要的版本、山志、寺志之外,再加上一項杜詩,就會不斷地從舊書店送來了。早期是邃雅齋,後來是中國書店,送來杜詩的本子不少。成都杜甫草堂把這些書都買下來了。我在中國書店替他們買了一個殘宋本,即《草堂先生杜工部詩集》。特別是這本書,我想法精加重裝,並就近請了北京的名人和四川同鄉,長長短短寫了不少題跋,成為很可炫耀的一件珍本。”
  李主任表示,據查,此書的確不見前人著錄,今人的書目中亦未見記載,更不聞有相同的刊本傳世,舊藏清內閣大庫,傳世孤罕,極其珍貴,故名副其實是一部海內孤本。1965年,李一氓將此書轉送草堂。成都商報記者曾靈
  鑒寶
  草堂鎮館之寶
  南宋《草堂先生杜工部詩集》
  來歷:1964年夏,李一氓“忽見《草堂先生杜工部詩集》於北京中國書店,急代收之”。得到此書後,他極為欣喜,曾說:“草堂先生應重歸草堂。”李一氓收得此書後,對其版本、版式、體例、殘存捲頁、刊刻年代以及搜集經過等情況都進行了詳細的考證著錄,並將此書遍示知名學者,故此書現在的捲首還存有他們的題詞。
  看點:《草堂先生杜工部詩集》中“匡”字缺最下麵一橫、“慎”字缺右邊一點,應當是避宋太祖趙匡胤、宋孝宗趙眘(即“慎”的古字)的名諱所致,此外,它符合宋刻本字體豐潤清朗,刻工細膩圓熟、墨色淡雅含香、紙質均勻綿薄等特點,據專家判斷此書為宋刻無疑。成書時間當在南宋孝宗淳熙年間(1174~1189),距今已有八百餘年。  (原標題:寸紙寸金草堂藏南宋“海內孤本”)
創作者介紹

potter

juxoqgsbeu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